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FlagList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白鱼妇人 · 分裂蛋糕 丨 手绘

2020-03-08
伍子蛇 发布在 夢境
2223
6min
930 °C
下一篇: 上一篇:

这次梦境进入夜阑夹杂着科幻、恐怖、奇怪……配上自己的手绘描绘一下这番景象。

伍子蛇 say:

其实一开始也没有对自己的手绘抱有多大期待,水平不行,画完也确实感觉还有很多提高空间。不过画画还真的挺好玩的

……

我们一家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一起要去一个新的地方生活。老爹开着车,老妈坐在旁边,我和叉叉坐在后座。“到了”,老爹率先下了车。

车窗外的景象奇怪极了,我摇下车窗。离车不远有个小水塘,里面堆满了鱼,每条鱼都非常的大,争先恐后得跳着,好像在争夺着水源。这里除了小水塘以外是一片荒漠,或许小水塘是这片荒漠唯一的水源吧,荒漠中有一些浅灰的大石头,仔细看看那大石头还会动?还有眼睛?

原来并不是石头上面有眼睛,而是石头后躲着一只大鸟,大鸟一定在伺机准备着什么。

晃神间,车上就只有我一个人了,连忙下车跟上大家。老爹走在前面进了一个树林,我一路小跑跟了上去,这时环境和之前有了天壤之别,之前外面是红日高挂,一片荒野戈壁的景象。进入树林,树木遮天蔽日,只有很少很少的光线从树叶间散落。树林间溪水流淌,由于树木太过茂盛就好像到了傍晚时分。

溪水中隐约可以看见跳动的小鱼,走近猛地把手伸入水中一下就抓到了一条鱼,这条鱼不大,外形细长浑身黝黑,要是有个把的话就像一个被放黑了的辣椒。

说时迟那时快,老爹提着桶就来到了我身边,“用瓢挖,这鱼多,小黑鱼很好吃。”接过老爹的竹瓢,一瓢一瓢地舀着鱼,已经舀了小半桶了,擦了擦汗,继续把瓢伸到水里,突然一条鱼猛的跳起,直接把瓢吞了大半,只留了我手握住的一点点,之前舀的都是小鱼并没有看到有大鱼,把我吓了一跳。惊吓之余也欣喜这是一个大货,猛的用力连瓢带鱼拉了上来。

拉起来才发现这条鱼浑身都是伤,鱼尾处深可见骨,感觉马上就要分成两节了。“怎么桶里的鱼很多只有半个身子?”,老爹看着鱼桶问着我。我心里犯着嘀咕,这不可能啊,我舀的时候都是完整的鱼不是么?这种疑惑和未知的恐惧涌上心头,赶紧将桶里的东西全部倒回了溪水,快步离开了树林。

老爹又继续开着车带着我们,这次来到了一栋建筑前,这建筑远远看着有四层楼高。“我们上去拿个东西,你在这里看着车,我们一会儿就下来。”一起下了车,我在车旁站着,他们上了楼,我没来由的好奇他们要去几楼。“爸,你们是去几楼拿东西啊?”“五楼,你不记得了?”,五楼?这栋楼明明只有四楼啊。

我随手拿起了电脑,进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的名字的叫做“夜阑”,输入我现在的坐标,查看这栋建筑,一段代码出现在眼前,我仔细看了看代码,代码中这栋房子确实只有四层呐?

说到这里大家可能很疑惑,是的,夜阑的世界是我创造的,我的梦叫做夜阑,你们的梦只能叫做梦。因为夜阑中的场景都是我自己创造的,我很多时候都假装不知情的在夜阑生活,其实这一切都是我大脑控制的不是么?能看到代码也不奇怪吧。

我还在好奇这个房子只有四层他们为什么要去五楼的时候,听见身边有沙沙沙的摩擦声。只见不远处地上出现了一条很大的白色的鱼。尾巴像九尾狐一样看不清有几个尾巴,层层叠叠像金鱼一样却又不同,从鱼身的中下段还长了一些带着绿叶的树枝。突然间尾巴和和树枝一齐张开,就好像孔雀开屏一样,但这只是一条鱼啊?这是什么怪现象?我赶紧拿出手机录像。

但奇怪的事此刻才开始发生。手机摄像头对准那条白色的鱼,在屏幕上显示的却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老妇人,老人说着话缓缓朝我走来。我把手机从眼前拿开,分明还是那条奇怪的白色的鱼,手机一对准,又是那个老妇人。

老妇人用沙哑的声音说着:“你……亵渎了我们的……神…………晚上我会送你……”话语未落,镜头中白衣老妇人侧身对着我,伸手想要抓住什么,手好像都从屏幕中伸了出来,突然老妇人猛的扑了过来。我后退闪躲不急,拌到一块石头,摔在了地上。

我慌忙坐起,发现老爹已经侧身走到了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手上提着东西,不紧不慢往车的方向走,问我怎么坐在地上。我又听到那个老妇人的声音“一个……蛋糕……”。

老爹放下手上的东西过来扶我,那个白色的鱼或者是老妇人都已经不见了踪影。

“你们没有听到声音么?没看到一个老妇人?一个白色的鱼?”

老爹一脸茫然,我赶忙拿出手机想给他看刚才拍到的怪事。不出所料,和每个奇怪的故事一样,手机上并没有录下任何视频。

……

转眼夜幕降临,准备前往住处,老爹提着一个垃圾袋去扔。走近垃圾堆,才看清那旁边赫然坐着一头棕熊,我们一群人连忙退进住宅的过道里,棕熊被惊醒了一路逼近,我连忙将两旁的杂物推倒以阻止熊过来。在慌乱中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小女孩站在了我身边,伸手递给我一块蛋糕。再晃眼熊和小女孩又都不见了,只有手中的蛋糕。

叉叉:“你咋了?怎么在那乱翻东西?我找你半天了。”

突然想起了那个“老妇人”的话,晚上要送我一块蛋糕。我也不再解释,赶紧用一个朔料袋把这个蛋糕装了起来,系得死死的,但手上还是残留了一些,只见那些碎末在以可见的速度分裂,不断变成更多的碎末。

心想千万不能将碎末弄到其他地方了,那后果一定不堪设想,要用一个可以密封的东西装着,比如说高压锅?那样它应该就蹦不出来了。想着又看向了手里的碎末,转眼间又已经长成了一个蛋糕的模样。

我把它挪近眼前,仔细看着,蛋糕是由很多小颗粒组成的,我非常惊讶它那么快的分裂速度,一阵微风吹过,一些粉末吹进了我因为惊讶而张开的嘴。我使劲吐了几口口水,但没隔几秒钟嘴里就出现了一块手中大小的蛋糕,赶忙吐出,不多会儿,又有了一块……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点点广告也是支持作者哦
討論區
  1. Sherry says:

    哇~ 相当不错啊~

    1. 伍子蛇 says:

      嘿嘿,尝试了一下

  2. PM 小凯哥 says:

    你这画画的真不赖。

    1. 伍子蛇 says:

      哈哈,都是瞎画,我的小游戏栏目里也有自己练手的一些小项目,可以去看看,提提建议

  3. says:

    帆哥画的挺好啊

    1. 伍子蛇 says:

      哈哈,谢谢,继续努力

  4. 三水非冰 says:

    讲道理,你到底是什么神仙!! 不仅能写梦,还能画梦!!

    1. 伍子蛇 says:

      想着记录梦的人不多,画出来的就更少了,瞎折腾,哈哈

  5. 海参 says:

    你真的会画画!!!

    1. 伍子蛇 says:

      画到后来想着还有好几张要画就有点没耐心了,下次会更好ヾ(◍°∇°◍)ノ゙

  6. 老何 says:

    勾勒出梦境的样子,这么厉害

    1. 伍子蛇 says:

      画着玩玩,我和老何你一样,爱折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因利来,因利走
2020-07-30 226 °C
为什么你觉得头(大脑)很重要?
2020-06-23 657 °C
自己的近况,Better man?
2020-06-10 974 °C
构建梦境的库,GoodNight.js
2020-06-06 1509 °C
最新活动
Latest events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1281 °C
江城 夜 丨 信天翁
302 °C
母亲的菜谱 丨 陳老茂
506 °C
渐远的吆喝 丨 陳老茂
274 °C
书画展 丨 陳老茂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