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有些话其实不该说

2020-08-16
伍子蛇 发布在 信天翁
1867
5min
530 °C
下一篇: 上一篇:

今天去操场跑步,听着耳边随机出现的《牵挂你的人是我》,网抑时间又提前了很多。这首歌可能你们不熟,在那个DVD还很流行的年代,这是家里一个碟子里的歌,配的视频是一些少年在跳拉丁舞,有些歌可以让我回到那个年代。

跑完步抹去脸上的汗买上一瓶以前自己很喜欢的1664,一包黄鹤楼八度,一份炒意面来度过今天这一个人的夜。

1664这个酒变苦了,没有了之前喝的甜味了,就好像我的家乡贵州有一款烟叫做蓝色的爱,在来武汉之前我都是抽的它,蓝色的爱是甜的,但人是很奇怪的生物,无论什么颜色的爱,烟抽久了都没有甜味,就只是包烟。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有才华的,在各方面都是。我来大学之前的愿望有两个:一是能靠自己养活自己,二是最好靠写作养活自己。

为什么我要靠写作养活自己呢,因为写过七万字情书的人可能不多,我是其中一个。我的高中我的大学,我都是发着光的。这个发光的感觉你们可能不懂,如果你不是九把刀的粉丝。“我想用感情线描述我的大学四年”,作为优秀毕业生的我在毕业典礼如是说。

我喜欢写情写爱,我就是这样一个很俗气的人,我也不想平庸,我大学时期的座右铭是每天都要充满激情。我猜想如果自己早生二十年,中国的青春疼痛文学一定有我一席之地「手动狗头」。

我这个人写作最大的本事就是废话无限,写八百字的小精品需要耐心斟酌,很难,写2000字的东西就放松多了,要是写5000字那简直不能再轻松,毕竟在我的文字里我不用讨好任何人,可以写写自己,甚至无病呻吟,这种东西就叫做自由。但如今自由这个词离我越来越远,是的,很多人觉得我还是自由的,我可以想去上班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我可以想出去玩就出去玩,是的。但钱从哪里来呢?跟着我的兄弟谁不是拿着青春陪我闯荡。

今年觉得自己不够优秀了,每周看两本书,这周看了《浪潮之巅》,硅谷的这群人都有一种很强的个人浪漫,他们都能年少有为不自卑,我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乘上一次浪,都不敢幻想站在浪潮之巅。

小阿giao去参加了今年的中国新说唱,被淘汰了,他在社交媒体上说他不想当小丑,他说你们都知道的我的傻是装出来的,他说他现在就只想直播带带货。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不行,你得跪着。”是吧,让子弹飞拍的好,赚钱就是要跪着,我跪得不彻底所以没有赚到钱,我腰也不够挺手上也没有枪。

很怀念以前,那个情绪自由的年纪。情绪自由,啧啧啧,这几个字是我终身理想。

我一直想活得动物一些,就像野狗、野马、或者野生仓鼠,哪怕野生菌都好。

在那个情绪自由的年代,你知道么,我高中最喜欢的歌是《我可以》,《我想大声告诉你》,《死性不改》,为什么呢,因为前两首是我初恋喜欢的歌,第三首歌像是在唱我自己。年轻的我信了张爱玲的那句话:“喜欢一个人,会卑微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我等的花不知道开过没开。

但是不得不说,我很庆幸我的初恋给了我对于恋爱最好的幻想。没有现在的青春文学或者电影那样女主要意外怀个孕才叫青春,不像冯唐的《北京三部曲》那样满溢着荷尔蒙。我的青春更像《那些年》,那个时候我一直处于如履薄冰的状态,只牵过手。给予对方百分百的尊重,不会讲黄段子,也没有生活中难免的屎尿屁,会很在意自己的表现。所有的一切都很未知且好奇,心里只想保护好这个姑娘,这个姑娘光芒万丈,哪怕打飞机都是不敢幻想她的,那种单纯和美好是完全不能亵渎的。

而今的我也会很偶尔梦到她,梦到的时候不一定有什么实在的剧情,很多时候就只是静静的坐着,小鹿乱撞地揣测着她的小心思,这种青春的感觉美得无法言说。包括我以前写过的一个梦,其实梦中的女孩就是你呀。

「 突然的梦 」
夢境
伍子蛇

作为“诗人”的我知道,回忆中的东西都是很美的,在现实中要谨慎触碰,不能因为任何事情毁掉封存了的美好。

很少再写到你了,包括博客我也很少能抽出空来,曾经说过一直做好朋友的大概是泡了汤。人都是孤独的,你要知道。

无论我们最后生疏成什么样子,曾经对你的好都是真的。希望你不后悔认识我,也是真的快乐——林徽因

我很专情,对自己的每段感情都是负责的。也一直爱着现在身边的她,也于今年领了证,这篇《有些话其实不该说》并不是我三心二意,只是偶尔午夜梦回,想起一些青春。


2020-08-30 她 say:

多说两句,前几天闲着在家,翻了一下你那个七万字的情书,看到落款,2011年,恍然发现都过去快十年了,就感叹感叹,时间真是快。猝不及防间,十六七岁就要变成二十六七岁了,所幸看到你的文字,总觉得还是那个赤诚的少年,青春永在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信天翁

作者 : 伍子蛇

留言 : 8 条 »

写于 : 2020年08月16日    pm10:05

討論區
  1. Terrence says:

    年少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有才华,我还总觉得自己智商很高。承认自己的平庸可能也是成长中的阵痛吧。

    1. 伍子蛇 says:

      我永不承认我平庸,至少走在变得不平庸的路上

  2. 匿名 says:

    那些年多少有些遗憾的。

  3. Andalue says:

    喜欢看这种内心里流露的文字,写得不明不白,有些感觉可以往自己身上套

    1. 伍子蛇 says:

      有首歌我觉得写得很好,很青春:
      就此告别吧
      水上的列车就快到站
      开往未来的路上
      没有人会再回返
      说声再见吧
      就算留恋也不要回头看
      在那大海的彼端
      一定有空濛的彼岸

      1. Andalue says:

        找到了!加入待学歌单

  4. 伍子蛇 says:

    写了一篇文字,没有公开,但没有人看总觉得少点什么,召唤下你

    —— @「非礼勿言」

    1. 非礼勿言 says:

      只召唤了我一个人感觉好像是给我写的,哈哈……
      我有时候也有一些同感,也许就是青春越来越远了的感觉吧。
      恭喜和叉叉领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我想写一写青春
2021-06-15 1419 °C
想不想暴富?来,给你模拟一下
2021-06-04 1109 °C
孤斗不再设计logo
2021-05-29 1667 °C
生活万岁
2021-03-29 1126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734 °C
采莲时节桂花香 丨 陳老茂
2279 °C
三年前的信 丨 优选信天翁
1220 °C
扫地阿姨 丨 陳老茂
1365 °C
相见时难 丨 陳老茂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