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FlagList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冒险岛是我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4476
12min
2398 °C
伍子蛇
2015-06-09

寝室突然的改革,原本24小时wifi不断的今天早早的就断了。

想起家里的第一台电脑,约莫在我刚读小学或者还没读的时候有了第一台电脑,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系统是windows98的,第二台是windowsMe。

有一天我在电脑居然里找到了一款游戏,叫做《决战美国》,我便问我老爹,“爸爸,我在电脑里找到一个游戏,怎么会有游戏?”,我老爹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呀?在哪里,我看看”。也许当时的老爹是不让我老妈知道他装了游戏,把我一直蒙在鼓里,让那个时候的我一直以为游戏是会莫名出现在电脑里的。小学一二年级之后经常在朋友家里玩《英雄无敌3:死亡阴影》,简直了,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他是我心中不败的经典,以至于到了大学我又重新下下来玩了好几次。

在我六年级的时候,家里有了第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开始申请了好多QQ号,总是想要一个数字好一些的号码,大家也都会比一比谁的等级高,4颗星星升1个月亮,四个月亮升一个太阳,每天要挂两个小时……那个年代腾讯的账号系统还不是很完善,有时候申请的账号还保留着上一个人使用过的痕迹,各种非主流字体火星文天花乱坠,基本上每一个人都会在个人介绍那里用符号拼一个猪。

那个年代“非主流”是另类、高级以及潮流的代名词,和现在骂别人非主流不是同一个意义。很多国外的流行歌也被挂上的非主流的称号,比如我很喜欢的黑眼豆豆的《my hump》;

还记得你用的是哪一个QQ头像么,我猜很多人都用过“型男”这个头像吧,我当年用的就是,我老爹用的“胡须男”,我老妈用的“平夹女生”。

那个年代网游还是各分天下,并没有被腾讯攻陷,各种点卡也活跃着他们的生命。

泡泡堂在当时是一款非常火的游戏,尤其一台电脑还可以两个人玩,非常完美的家庭娱乐,有时候下课放学了会去朋友家玩,玩过的朋友一定都记得小区10和海盗14。之后,我玩的第二个游戏是疯狂赛车,这个木头车是用金币可以买到的最好的车。

回想当年在家里玩游戏的那种感觉,依然觉得特别兴奋,那个小时候的自己在脑海中活蹦乱跳。

那台电脑是联想的,联想有个自带的软件叫做网络爸爸,他可以限制小朋友使用电脑和网路,在我老爹看来这完全的限制了我,他很开心。这会难倒这么机智的我?视力到现在还是2.0的我,通过几次远距离观察老爹输入密码的动作就完全摆脱了网络爸爸,下课回家赶紧打开电脑点开游戏,分秒必争,边玩还要边竖着耳朵听有没有上楼的脚步声,要在父母回家前用湿毛巾把显示器弄凉,从未失手。

那是青春,那是我们还小,父母还年轻,还有人在管着我们。不像现在,长大后的大部分人都在背井离乡远方漂泊,只要你愿意玩,什么时候都可以玩,要玩多久都可以。做在自己年龄段不被允许的事情是最开心的,就像早恋一样。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描述玩冒险岛的时光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这件事。

故事应该从这里说起。我最开始玩的网游泡泡堂和疯狂赛车两个都是盛大的。就是这么顺其自然地我又开始试玩盛大的第三个游戏,这就是冒险岛。

很卡通的小人,刚进来要随机抽取属性,胡乱抽取了一个,选了一个帅气的眼睛,大众化的发型,小短裤,小背心,小木棒,就开始了我的冒险岛。冒险岛的背景音乐很好听,都是非常耐听的轻音乐,屏幕里的我拿着小木棒,很带感地打着小蜗牛,被蜗牛打到会出现一个很痛的表情,很Q,按F2就会变成笑脸。就这样玩了一下午,晚上,老爹来到我身边看我玩了一会儿对我说:还不去睡觉。我说,我要去转职,我要当魔法师。老爹说,我帮你转,你去睡觉,明天还上课。

第二天我发现老爹对这个游戏很感兴趣的样子,还告诉我他在魔法密林帮我转了职,就这样我老爹也开始玩这个游戏。知乎常有这种问题:有什么什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你知道有一个老爹和自己一起玩游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么?这种体验让我至今都觉得玩冒险岛的时光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再次想起我玩过的角色就想到了当初年少的自己,还有老爹,好像那段时光近在眼前。好像现在的老爹没有戴老花眼镜,在很开心地和我讨论装备,一起去打BOSS,我去学习,他帮我练级。

我不想让这篇文章看起来这么煽情。

又继续说游戏,了解到冒险岛的开始是因为我的一个同学在玩。索性我也想着玩玩看,他的名字叫做谢家富,而我居然很逗比的叫做谢家斧,就是这个号在我老爹的帮助下变成了一名法师。没玩过这类游戏的我和老爹,也不看攻略也不问玩家,就自己乱琢磨。

老爹问我:升级了,属性要加什么?我说,加力量吧,感觉加力量打着别人痛。就这样,我们把一个法师活生生加力量不加智力玩到了47级,期间还转职变成了很炫酷的冰雷法师。每天拿个锤子生猛地追着小怪打,某天依然在魔法密林某个树洞里打着绿蘑菇的我们看见了一个才二十多级的小法师,刷刷刷一个攻击下来居然比我们伤害还高。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和老爹一起练了一个可能是全区最垃圾的冰雷法师,法师肯定要拿法杖呀,我们这个拿个锤子是怎么回事。

我对老爹说:“我们这个号太垃圾了,重新玩吧”。拿锤子的法师是什么感觉?看了下面的图你就懂了。

就这样,开始了第二个号,也就是伴随我大半个冒险岛的一位法师。我给他取名叫做“终极主教IV”,现在一看这个名字就会想“咦~小学生的名字”,我取这个名字的时候已然成为了一个初中生。其实呢那个时候冒险岛最多三次转职,而韩服的法师第四次可以转职为主教,所以我就索性起了个主教的名字。我心想,当国服出4转的时候我的名字一定很耀眼,这就叫前瞻性,哈哈。

就这样,又开始了我的冒险之旅,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个号我一直用极品形容。在和我老爹的练级中各种牛逼各种屌(相比之前),我和老爹一致决定转职为牧师,也就是现在说的奶妈,可以给队友加血的角色。而且加血还可以群体伤害黑暗属性的怪哦,直接是太刁了。

那时候的游戏大多是不太需要氪金的,用现在的思维就很清楚的知道那个时候免费其实是有免费的原因的,“钱流”完全跟不上“信息流”,充值要买点卡。第一次要买点卡的时候好像感觉自己在做一件多么错的事情,但道具吸引力使然,朋友陪着一起去网吧买了第一张点卡。充值之后系统送了我两个世界喇叭,这种东西拿来干嘛?好巧不巧当即看到有两个人在用喇叭吵架。当时想也没想就用喇叭声援了其中一个看起来相对言论正确的人,后来我得知她叫小静。

就这样,我遇到了我在喇叭中声援的她,她比我等级高好多,我就成了她的小跟班。

某一天我对她说:“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她说:“叫我姐姐吧”,我说:“不想叫姐姐”。她又说:“那你想要怎么叫,娘子?”,我:“好呀,哈哈,娘子”。她:“相公F2”。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这是我的一次网恋。

记得,我的青春里初一的主题曲是《真爱你的云》。是小静的空间音乐。那美好的,无暇的,可爱的小静。

0:00
0:00
如果不支持该音频播放器,点击此处

她……怎样说呢,我记得那时的我好不容易才攒到大概三十块钱,在游戏中买了一对戒指。

我带她走到酒吧的地下室,然后我说我们脱光光好不好……

是的,那只是一个游戏,在2D的世界用F2很灿烂的笑,她叫我相公,我叫她娘子。

那个时候我娘子很宠我,她冲点卡每次都分我一半,让我都已经习以为常,那是一种暖暖的感觉。

在那个世界只要同时戴上戒指,走在一起就会出现一颗很大的桃心,我们总是一起走一起停,一起看着忽大忽小的桃心,然后很傻地按F2。当初为了买这个三十块钱的虚拟戒指,我存了好久的钱。

还记得结婚的时候要去买上西装,买上礼服,穿得帅帅的走过红地毯去接受月老的祝福。

月老会说:“苍天在上,厚土在下,高堂其中。我,月下老人,宣布你们俩人结为合法夫妻。小姐珠圆玉润旺夫之相,宜室宜家,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现福禄鸳鸯缘订三生,佳偶天成,珠联璧合。祝二人:永结同心、百年好合、百子千孙,无论富贵贫穷同德同心、琴瑟合鸣、相敬如宾。”

我们很傻地跳着走红地毯,给所有朋友发红包,全世界宣告XX与XX结婚,朋友们都在世界里祝福。

每次,每次一上线就会看见她发来一条:“相公……”每次上线我们都在一起玩,陪我玩各种幼稚的游戏,去黄金海滩裸奔,去深海看骷髅鱼……

“相公……”

“嗯,娘子”

…………

直到要中考了我很少用电脑,经常出现这样的对话。

“相公,你来啦”。

“不是本人!”,我老爹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黑脸打下这几个字,我在旁边不敢正脸看他,并不是害怕,还有些害羞。

直到漂亮的她在现实中结婚,直到某天我莫名强烈的断舍离想法上头,上线删掉了所有的好友,开启了一个新的QQ,就这样,再见了。

是谁唱的,说过了再见,就一定会再见。

但是,

如今,你还好么。

如今,我再也找不到你了。

那是十多岁的我谎报成十九岁的哥哥保护十八岁的你。

那时的网络是多么单纯,我想你再也不会回想起当初我们玩的游戏,不会想起那个叫你娘子的终极,那段仅存于当年网络的青春。

…………

还有不得不说的就是在冒险岛里面认识了一个朋友,叫做小飞飒。那么多年过去,直到现在都还偶尔通下电话。

不管多高级路过射手训练场都得发几个技能秀给打蜗牛的新手看,曾经新手收集5个花蘑菇盖简直要命,那个时候我们在射手训练场里面打花蘑菇,我送给他飞镖,他好逗,不怎么打怪,我们就一直聊天,慢慢的,我们就成了特别好的朋友。

我和爸爸玩这个游戏的途中妈妈也加入了进来,她还自己玩了一个号,依然是一个法师,火毒。就这样我们把法师的三个职业都玩了一遍。冒险岛里面有个很棒的地方就是有一个完整的世界观,我尤其想说一下从魔法密林到天空之城的船,上船以后没开的时候都不停在传送点切换,没几个能闲下来。在船起飞后有机会会出现蝙蝠怪从空中飞过来,看到他心跳要加快好多,但是不管会不会被蝙蝠魔秒杀,在船仓里总手贱想到外面看看。

还有个不得不说的经典,那就是很久以前的版本有个bug,可以无限地刷蜈蚣BOSS,以至于有很多人排队刷,这个时候就要看手速了,谁点得恰到好处,谁就可以进去。这又在那个时候变成了我们一家人的一个活动,我老爹总是慢慢地点,但还别说还真能进去。就是这样,很快就点坏了一个鼠标,哈哈。

还有第一次打扎昆,那个时候第一想到的是一定要抢到打扎昆的名额。然后就是千万不能掉,还有就是一定不能挂,扎头扎头扎头。为了打扎昆,买了人生中第一张内存条。

第一次用有圣光普照这样的全屏神技能,简直开心呆了,心想一定要去射手村训练营好好装个逼,哈哈。

直到有一天,这个号被盗了,还被绑定了一张密保,一百五十多级的主教,一段美好的回忆就这样像好友界面一样,永久地灰了下去。看着下面这张这个角色仅有的图而感到深深怀念。

玩过类似游戏的都应该明白,在游戏中有一个好玩的的家族或者工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大家一起做任务,练级,打BOSS。谁敢欺负等级低的玩家,家族级别高的肯定过来帮忙,一起玩的时候帮别人买一张几块钱的双倍经验卡根本不会吝啬,哪怕那是自己剩下唯一的一点点点卷。相当处,我们家族也是白雪人排第三的家族呢。

之后虽然还有玩,玩了两个新职业,都玩到了一百五六十级,却再也没有当初的感动,一步步走来一个角色承载的更多是回忆,更多是一起玩的朋友,我的娘子,陪我玩游戏的爸爸,当这些都没有的时候,也就失去了他的意义。这也就是该说再见的时候了。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点点广告也是支持作者哦
討論區
  1. 摄影博客 says:

    当一个人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证明他已进入老年阶段了。
    你说的好多游戏我都没玩过,那段时间,我也忘记自己在玩什么游戏了。

    1. 伍子蛇 says:

      无论回忆与否,很多东西还是不该忘记

  2. DOUMA says:

    废弃都市、魔法密林、射手村、勇士部落……都是满满的回忆

    1. 伍子蛇 says:

      还记不记得枫叶套装🍁

  3. YIR says:

    我是07年玩冒险岛,我同学带我。对这款游戏也是很有感情,可是怎么也写不出像你这么详细的回忆。有这样的父亲真好,很快乐。我现在偶尔也会登陆冒险岛,站站街。

    1. 伍子蛇 says:

      好久之前重新下载进去看了看,觉得不再是以前的感觉了

  4. 梁巴斯 says:

    MXD同样是我的青春哎~勾起了好多回忆

    1. 伍子蛇 says:

      对啊,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

      1. 卢东东 says:

        曾经的回忆,GTA,冒险岛,跑跑卡丁车,很多游戏,没想到这么久了,今天整理书签看到收藏有你的博客,又想起自己要学PS了,呵呵

        1. 伍子蛇 says:

          PS是一种兴趣,可以创造自己想要的画面。遇到什么问题你可以问我~

          1. 卢东东 says:

            庆幸自己每每都会在网络遇到好心的前辈,哈哈,就不侨情了。

          2. 卢东东 says:

            新站新人,就不强求链接了,如果大神经常更新的话,我不介意每天送上IP,看教程去咯:D

          3. petite-dd says:

            我已经愿意送上友情链接,明天我加上去,加油!~

          4. 卢东东 says:

            感动之外,不知所言。已添加留言too。

        2. 伍子蛇 says:

          好友召唤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聊一聊穿越
2020-03-24 153 °C
HTML5:canvas
2020-03-22 229 °C
不是人间
2020-03-20 284 °C
被追杀
2020-03-18 241 °C
越狱 Prison Break
2020-03-16 88 °C
熱門作者
Popular author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140 °C
三分钟 丨 陳老茂
521 °C
听说你在坚持写博客?快放弃吧 丨 雜文
158 °C
监考漫谈 丨 陳老茂
1525 °C
续写那些年 丨 信天翁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