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FlagList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大煎饼夫妇

2016-02-02
陈老茂 发布在 陳老茂
933
3min
892 °C
下一篇: 上一篇:

友谊医院附近一条街上,一对大煎饼夫妇每天来此营业。

生意很好,每天总有不少人买,有时还排着长队。刚来时我常站在边上看,看材料,看工序,看动作,看排队的人。后来看得多了,也偶尔买一个做早餐。

二人大概五十多岁年纪。分工明确,男人负责炸薄脆,端鸡蛋、葱、花生等材料,算是打下手,女人负责制作终极大煎饼的重头戏。

女人的动作娴熟之极。舀上面团,摊开,单手捏破两个鸡蛋,再将蛋摊开,拿袋子,铺上炸得金黄的薄脆,撒上花生(花生还不少),撒上葱花和芫荽,再把煎饼四面上翻,包住薄脆,拿铲刀往中间嚓嚓两刀,一分为二,装袋,递与顾客,再舀上面团……周而复始,几乎从不歇手。女人像是在进一种作艺术的表演(我常以为做吃的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如刀工,如和面,如翻炒),每一个细节衔接自然,严丝合缝,恰到好处,烙出来的煎饼像是一个模子弄出来的。我有时看得痴了,竟会忘记时间,忘记病房里还有我的妻儿。

女人话极少,从头到尾只有几次“辣还是不辣”。顾客大多都会自己说出辣与不辣或辣和不辣各一半的要求,从而使得女人更能沉浸在她的艺术表演之中。

男人满头银发,身材高大,长相颇凶,眼神中常常有一丝凌厉或冷傲。他早早做完了炸薄脆的工作,只在一盆盆鸡蛋或葱等材料快用完时,才换上一盆或往原来的盆中加料,与女人相比,显得清闲许多。此外,他还负责两件事:收钱和说话。

他似乎不停地说话,有时自言自语,有时和顾客聊一聊。典型的北京话,舌头倔强地卷起,呜啦呜啦的,语速又快,听得不甚明白。他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不时引得顾客一阵大笑。而他本人,面色始终凝重冷峻。有一回,一位顾客说:“您已经很有名了!”这才见他眉开眼笑,连忙摆手。

原来他也有得意和不好意思的时候!

他在我眼里,就是一位说单口相声的民间高手。

不知道这二位在家里时,会是何种状态?

买他们的煎饼,既能品尝到京城美味,难欣赏到两位艺术家的精彩表演,绝对不亏!

附近这几条街上,卖煎饼的不下七八家。医院门口那家自吹为“有名大煎饼”,顾客也很多,我也去买过,但对烙饼的那几个女人毫无印象。其他家也有男有女,然而高矮胖瘦,形象性格全想不起来。而这对大煎饼夫妇,让人难以忘怀,让人不时想起。

附注:无名大煎饼比别家的都大,也比别家都贵,整个卖十六元,一般南方人一次不一定能吃完半个。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点点广告也是支持作者哦
討論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为什么你觉得头(大脑)很重要?
2020-06-23 259 °C
自己的近况,Better man?
2020-06-10 441 °C
构建梦境的库,GoodNight.js
2020-06-06 627 °C
回顾一下刚认识叉叉的时候
2020-05-31 427 °C
最新活动
Latest events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263 °C
前后赤壁 丨 陳老茂
224 °C
远方的母亲 丨 陳老茂
234 °C
抵制逸事 丨 陳老茂
249 °C
参加高考 丨 夢境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