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传说闹鬼的双子楼

2015-04-27
伍子蛇 发布在 雜文
5164
13min
2619 °C
已是最后文章 上一篇:

我从来不信神信鬼,但又特别好奇鬼神之说,这是一篇关于民大双子楼风水的文章

三镇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孙权建武昌郡,即是取以武而昌之意;东汉末年又在今汉阳建却月城。江夏郡是屯兵重地,却并无险可守,古来恶战不断,白骨累累,野鬼夜哭。武汉三镇一直就是个戾气很重的地方。明清之前,南湖一带芦苇较多,一直是沼泽泥潭,溺死者不计其数。后清嘉庆年间又在南湖边囚禁过白莲教教众,所以就能量场和气场来说,江夏一带至今都是个很混乱的地方,所以发生什么怪事,并不稀奇。民大建校的时候,就有人提出过,在此戾气杂乱之地,文星衰弱,是不适合建学校的。那个人姓朱,当时是江夏红星农场的一个炊事员,来历已经无法查证了,此人在发表以上言论之后马上被停职写检查。后来文革时从他家抄出了几本风水书和他本人写的一些手稿,断定他是封建余孽,就把他给枪毙了。

自从民大图书馆的新楼建好以后,江夏一带突然文风繁盛了起来。按中国传统,庇佑一带文风,应建文昌塔,通常文昌塔纤细而高耸,如巨笔行天。此时如塔滨水(墨)临山(笔架),此地自然人才辈出。然而,若把民大图书馆看做塔的话,首先它并不细,没有笔型,而且是双塔,所以肯定不是供奉文昌帝君用的;其次,虽有南湖做墨,南湖却并不是活水。如以死水为墨,只怕出的都是误国误民之辈,南湖附近也没有如同笔架的山势。所以可以肯定,民大图书馆的风水作用,并不类似文昌塔。

14楼有大功率探照灯一个,四周扫射,远远看去,好比镇青蛇之雷峰塔。为什么堂堂大学修建一个如此封建的建筑呢?武汉是重镇,南下首有江夏镇。康熙年间年羹尧为了雍正夺嫡之事,血洗江夏,600余人被诛杀,怨气冲天。再往下就是汀泗桥、贺胜桥、北伐纪念碑今仍在,却失修已久。再往下就是赤壁,曹操二十余万大军,焚于大火之中,一路北逃,路毁难行,取阵亡老弱之兵尸骨铺路而行,荼毒生灵。同有李闯王被清兵追杀千里,命丧九宫山。由此可知,南湖以南乃古来兵家之地,亡魂无数。无数离家之人尸骨不能回乡,无数怨死之魂仇恨无处伸冤,无数忠烈之士英魂无法安息,自然是仇怨深重。南湖往下到赤壁,本有是一路依山傍湖,风水佳地,近年多填湖凿山,山水皆破,风水不在。洞庭数年水涨,长江年年洪峰,特别是1998年武汉大水水冲龙王庙。同年赤壁水涨,水盖峭壁上赤壁二字,百年不见,凶险万分。由此而后,水边新筑之楼,皆有风水之说,南湖当然首当其冲,自然是重中之重,不难理解为民大之建筑皆是琉璃顶,也不难理解图书馆为何修筑的像镇妖塔。湖北省政府大楼、公安厅大楼,以及武汉往下的咸宁市的政府大楼、公安局大楼,都是琉璃飞檐、四四方方、圆圆满满,和谐之气、威严之风盛行了。我们学校就是同意绿色琉璃瓦的,诡异得很,别的地方琉璃瓦都不弄成绿色的。按五行学说,绿色是代表东方,代表生气,五行中属木,而木克水生火,应该是镇压南湖过多的水?要说民大有邪气的话,应该是从水中来的,水太旺了,要用木克?风水学上说,宅下埋塔状物是泄阴气,避免别人下降头作乱家宅。其实图书馆那里的风水不算差,以前没有修图书馆前,学校对面是蜡台山,说是山,其实只是比我们这边地势高出一些,可能是常年盖房子,挖平了不少,其实挺破坏风水的, 2001年以前,大门那里几乎每年都要撞死几个人,按照玄空学风水理论来说高一寸即为山,学校的方位还算是形理兼顾了。后来修了图书馆,又增加了高山之势,这本是一个极好的风水。南湖坐西面东,是纯正的坎位,图书馆在东南兑位,乾南是学校的大铜雕,艮位有两棵大香樟。

民大的图书馆用的是绿色琉璃瓦,琉璃生水,用于图书馆,本是合适。然而民大图书馆屋顶上覆盖的并不是古法琉璃,而是主要成分二氧化硅的台湾琉璃,说白了就是艺术玻璃。可以确信这不是施工方偷工减料,而是设计者为成本做的算计,说明设计者并不希望生水。图书馆为什么要用绿色的琉璃?古代藏书阁如天一阁、文渊阁,一向都是以黑色做顶,就是取五行中水色为黑,以水压火的道理。而绿色属木,木生火。所以民大的图书馆竟然是一火旺之地。从传统制度上说,绿顶阳宅是大臣的住宅,也与图书馆的主体越发不契合。两座塔楼,从地相上说,是一种很古怪的形式。如果是镇妖塔,则一塔为霸,两塔则为争了。如果是神塔,则距离太近也会有不好的影响。所以民大的图书馆如果是塔的话,也只能是法身塔、法物塔,当然更有可能根本不是塔。从建筑群的形式来看,民大图书馆是背水的。作为阳宅的话,生火,不利于行,有戾气。总的来说,民大图书馆最奇怪的地方在于,处处招火。这可能是一个极高深的法阵的一部分,否则民大一整个建筑群的五行都是不能平衡的。一种可能的推论是,两座塔和道教佛教的神仙都没有关系。双塔的形式在中国也盛行过,不过那已经是上古时代的事情了,所以起作用的也应该是上古神力,可能是睚眦(主武,血光)、负屃(主文,石碑)两种上古瑞兽,通过双塔的形式,在主导一种微妙的力量平衡。而附阁应该是作为阴宅使用的,收纳冤魂的戾气,至于为什么是八个,还不清楚。而且图书馆附近表现出的如云霞涌动,夜有盘星等异像说明,地下很有可能是有太岁的。这在建筑学上是大忌,在太岁头上动土,后果是旱灾,瘟疫和地震。

但是至今这些情况都没出现。这绝对不正常。太岁长于凶局本是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太岁喜欢莫名其妙地钻出地面,在气场混乱,地脉逆流的时候更是如此。

民大图书馆为什么是17层?据说这和“武汉”这个名字有关系。据说全武汉只有一栋18层的楼房,中南路62号,就在大路边上,路过的话很好看到白色的方型楼,顶上有一个小矩形加层,据说是水箱和设备层。老一点的武昌人都知道“中南十八层”,不仅是因为八十年代那是武汉最高的楼,也因为全武汉再没有敢做十八层的楼了。“十八层”是中南建筑设计院的职工宿舍,当时的设计师脑子里都不信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况且18也是个吉利数字,却不曾想到建18层的房子,从传统意义上说是触了犯数的。

双塔每个塔楼上四个角的小顶,那不是塔。无论舍利法身塔、文昌文峰塔、镇塔、报恩塔,都是要放在风水正位上的。那四个小“塔”显然不是。而且塔上加塔也是极犯冲的做法,五行紊乱,能直接破坏一个地方的气场。纵使是真龙宝穴,风水宝地,也经不住三件事:撒瓷灰,拦水坝,塔上塔。撒瓷灰是通过影响草木生长的方法,破坏地脉流动;水坝对风水则是势的影响;而塔上塔,就是用一种很邪门的方法暴力破坏风水了。在建筑中,民大图书馆塔楼上的,其实应该叫“附阁”,唐以前作“福哿”。这种建筑形式在古代极其少见,主要是因为生产力不够,无法建造体量较大的塔楼,也因为这种形式对于风水的影响巨大,不亚于上述三件事,很难拿捏尺度。通常“附阁”的作用是收纳,尤其是建在高处的附阁,可取清静脱俗之意。附阁若做阳宅,则是取一地之风水为一人之用,当年曹操做铜雀台时,就用过此方法;附阁若做阴宅,则是招厉鬼以做镇护之用。第三种作用,就是祭放法物,此时附阁本身的作用退居其次,而以法物为本体,取登高之意。

民大图书馆的基地下原来有一座地牢。最初是满清用来关押白莲教教徒的。《武昌县志》里有记载:“嘉庆初,王三于吉聚百十教众,作乱于江夏。”“武昌总兵陈世和剿白莲教,斩首七十余,虏贼酋。”“……囚王,于二人,及乱贼若干于水牢。时瘟疫流行。但有毙者,则取近葬于南湖。”后来满清倒台,地牢也被人遗忘了。直到这片地被民大买下来。最初一段时间,民大一带经常出事,有人死于非命之类,就是因为地牢的戾气太重。其中很多人都是莫名淹死的,成了浮尸,据说是和南湖水渗透进地牢有一定的关系。后来上头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个会分金术的老道士,找到了这个深埋地下的地牢。老道虽然分金术厉害,但是法力不够。设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坛,人还是照死,一点没镇住邪物。民大从那个时候起就一直想把地卖掉。但是上头不给另外批地了,何况地牢的传说已经人人皆知,卖也卖不掉。当时民大的老校长,一个姓王的老头子,早年在南洋做过生意,见过世面的,想了个办法,找了个懂风水的建筑师,设计了一座塔,希望可以用“堵波浮屠”的建筑形式镇住厉鬼。申报经费的立项是建图书馆。当然,在功能上,这两座塔也可以当图书馆用。当时的选址方案是以四圣兽的方位盖四座矮的“堵波”。这是中国传统中的吉祥布局,对付厉鬼自然不在话下。可是上头虽然批下了经费,却进行了方案干预,认为四座“堵波” 作为图书馆不实用,造型也太扎眼,再往下追究就涉及封建迷信了,这在那个年代可是不得了的大罪。于是王校长又和建筑师把最终方案改成了按青龙位(北)和白虎位(南)的两座双塔。因为那座地牢的戾气是指向西北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毕竟北是青龙之向,很少有邪祟能够指向北方。也不知道风水师怎么测出来的,这个方法现在都没人知道了)所以双塔整体都偏向西北,不过角度不大,不到3度的样子。此外作为补偿,在西边和东边各埋了朱雀和玄武的石碑。后来修路的时候,两块碑给盖在了水泥层的下面。但玄武碑在塔楼的地下室里还能看到露出来的一部分。因为当时两块碑都是就地用石灰成分较多的岩体制作的,再加上污染很严重的南湖水不断渗透,现在民大图书馆的风水位已经有被破坏的迹象。

01级以前的人都知道,我们学校原来并不大,很多地方都是填湖填出来的,比如图书馆前面那一片路,而我们学校毗邻的湖是南湖,在整个武汉市来说,它是大湖中方位最南的一个,南位是属阴的,又是水之所在,没填湖之前,图书馆前面的位置,在整个南湖里就相当于一个漏斗的下口,也就是道家所说的“聚阴之地”,这里一直不得安生,直到修了图书馆之后。图书馆修得那么高,对下接了极阴的地气和水气,对上则必须有接天罡之势,才能阴阳平衡。而十四楼,便是阴阳汇聚的交界点。在这了地方,阳气和阴气因为互相对峙都达到了最大,所以总是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图书馆十四楼里面都是旧报纸,其实里面有很多都是重复的,因为那些报纸根本不是特别的资料,而是拿来吸潮的,可是十四楼为什么要吸潮呢?

图书馆两侧有两个小花坛,铺了草皮之后还杂七杂八种了些月季什么的。月季花丛里种了几棵竹子,而竹子中间又插了高低不一插了几根看起来很奇特的石柱,这局叫“亥鬼局”。通常所说的《周易》其实是周代的易学,真正的易学古本应该有三个,即所谓“三易”,《三易》是指《连山》、《归藏》、《周易》。《连山》是夏代的易学,《归藏》是殷代的易学,《周易》是周代的易学。虽然《连山》、《归藏》已经失传,但在口头上还有一部分流传了下来。“亥鬼局”在《周易》上并没有被提到,而是在《归藏》中有过类似记载,只是当时并不叫“亥鬼局”,而叫“亥局”,用法也有不同。殷代重视祭祀先祖,“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些大事都是所谓“王事”,都要求助于祖先神,也就是所谓“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可见祭祀在殷代人生活中的重要地位。祖先一元神的宗教支配着殷人的思想,殷代的一元祖先神——祖、示、帝、天,惟祖先神之命是“受”。殷代人在做祭祖的仪式的时候,都会把活动场地修建的十分恢宏,场地的门口必须有一个四岔路口,“阴阳同路”,这个风俗一直沿用到今天,比如除夕夜给过世的亲人烧纸,都会在四岔路口烧,这里是阴阳交接的路口,来往的人多鬼也多,亲人才能收得到。场地的大门则修在四岔路口的西面,是坎位,这是八个方位中阴气最重的位置,为因在祭祀的过程中人数众多,阳气较重,在这个位置才能够阴阳平衡。而大门的两旁首先要种上高大的槐树,拆字即为“木鬼”,这标志着这个大门不是为阳间的人开的,而是为阴间的人开的,这也是家宅附近一般忌讳有槐树的原因。大门旁边一般还会建造几根图腾柱,殷代的时候,人们已经由图腾崇拜转为先祖崇拜,为了显示先祖至高无上的地位,在先祖门的旁边建造图腾柱,以显示先祖之尊。而场地的西面再建造巨大无比的水池,称为“聚阴池”,作为先祖的最终归属之地。祭祀先祖的时间也是有讲究,每年的亥月都会举行,这个活动在这一个月里每一天都有,从亥时开始,一直到亥时结束。因为在那时,人们认为亥有着双重的意义,一是亥为“王亥”代表先祖之时,二是亥为阴水,这时间里祭祖最好不过。因为五代十国时期战乱不断,死的人多,很多都是客死他乡被迫服役的人,死后找不到回家的路,怨气也大,所以到了宋代,一些风水术士利用这个先天条件,把这种方法用在阳宅,用来降害别人。把别人家的门当作鬼门,屋旁栽树插桩,屋后挖小池子,这就是后来的“亥鬼局”。被下局的家庭,每到亥月亥时家里用会有些奇怪的事情,或者听到奇怪的响动。学校门口有一个四岔路口,图书馆后面有一个南湖,图书馆门的两侧被种了竹子插了石桩,图书馆的大门就成了“鬼门”。可是大家一定要问为什么没栽槐树,而是竹子呢?竹子五行并不属木,而是属水,是除了槐树之外,最能聚集阴气的植物,可能是设这个局的人也可能考虑到了现实的情况,不能再那么小的花坛里种槐树,才用竹子替代的吧。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雜文

作者 : 伍子蛇

留言 : 9 条 »

写于 : 2015年04月27日    pm8:24

討論區
  1. 君也小白 says:

    不知道你没有有关注过wh风水格局被破的事情,蛮久了。

    1. 伍子蛇 says:

      你不说我还一点都不知道,能翻到我这篇帖子,也是翻得远哟,哈哈

  2. 廖雪琴 says:

    不太了解这个的,觉得不错

  3. 笑话大全 says:

    过来支持一下 值得收藏分享

  4. 爱奇趣网:http://www.iqiqu.net/? 前来拜访,欢迎互访!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我想写一写青春
2021-06-15 1419 °C
想不想暴富?来,给你模拟一下
2021-06-04 1109 °C
孤斗不再设计logo
2021-05-29 1667 °C
生活万岁
2021-03-29 1126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579 °C
羊肉粉老板的歌声 丨 陳老茂
2169 °C
香港之行 丨 遊記
1326 °C
儿时的噩梦 丨 信天翁
4993 °C
教你:一天入门写网页 丨 雜文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