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FlagList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采莲时节桂花香

2018-12-17
陈老茂 发布在 陳老茂
1083
3min
412 °C

今日讲学生写的词,其中一首在押韵和内容都还不错:“江南采莲,莲叶田田。享荷花红,桂花香,稻花甜。……”我说,意境不错,但是犯了个常识性的错误:桂花开在秋天,怎能与荷花齐放?不光电视电影里玩穿越,连桂花都挣脱了东君的掌控,穿越到莲叶田田的夏季了吗?

我甚至还语重心长地说,写诗填词不能胡拼乱凑,还得注意逻辑,别被人看出漏洞。语音未毕,有学生插了一句:夏天也有桂花的,四季桂!

我一愣,脸一红,还有这等事?我不甘心地问,有四季桂这种东西吗?不少学生齐刷刷地回答:有!其实在四季桂三字闯入耳朵时,我已经知道定然是自己错了,只是在强撑面子而已。我赶紧满脸堆笑,深鞠一躬,诚恳地说:“我错了!是我孤陋寡闻了。”

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我自认为四体还算勤快,五谷也还能勉强分辨,但是连四季桂都不曾听说,想当然地轻率地得出学生错了的结论,确实该反躬自省了。

我曾读过《警世通言》中王安石三难苏学士的故事。王荆公写了两句诗: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苏东坡认为老太师江郎才尽,写错了,便不能自已,笔续上两句: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在东坡的见识里,菊花开于深秋,其性属火,敢与秋霜鏖战,最能耐久,随你老来焦干枯烂,并不落瓣。后贬官黄州团练副使。重九之后,连续大风,一日风息,与朋友陈季常到后园赏菊,只见满地铺金,枝上全无一朵,只吓得目瞪口呆,半晌无语。

东坡自以为目穷万卷,才压千人,还以为是老太师嫉妒怀恨,才将他贬至黄州。到此时,他才真正明白,老太师实在深不可测。

后面还有取水和互考的故事,表现了王荆公的学究天人和苏东坡的自作聪明却又略输文采稍逊风骚。

以苏东坡的博学,在老太师王安石的面前尚显得火候不够,何况才疏学浅的我呢?苏东坡认为王安石的诗写错了,还能算是后生可贵的质疑精神,我是老师,莫非是师道尊严的思想在作祟,便能信口胡言吗?

我也给学生讲过这个故事,告诫他们不能先入为主自以为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过分自信会犯错,会留下笑柄。但是今天,我依然实实在在地犯了这样的错误。可见,理论与实践不一定在一条轨道上。我们很可能一边说得头头是道,一边又说完就忘,这不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吗?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故不可不学也。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今天,与其说是我给学生上课,不如说是学生给我上了一课。我当牢记于心,以后在缺乏调查研究的情况下,想要大胆妄为地说什么对什么错时,不妨提醒自己:采莲时节桂花香。

冯梦龙讲完王安石三难苏学士的故事,感慨一番,作诗诫世: 项托曾为孔子师,荆公反把子瞻嗤。 为人第一谦虚好,学问茫茫无尽期。

与诸君共勉!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点点广告也是支持作者哦
討論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因利来,因利走
2020-07-30 226 °C
为什么你觉得头(大脑)很重要?
2020-06-23 657 °C
自己的近况,Better man?
2020-06-10 975 °C
构建梦境的库,GoodNight.js
2020-06-06 1510 °C
最新活动
Latest events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600 °C
破碎 丨 信天翁
506 °C
渐远的吆喝 丨 陳老茂
3003 °C
街头搭讪–收集微笑 丨 信天翁
628 °C
童年的朋友 丨 信天翁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