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FlagList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夜阑卧听风吹雨

1227
4min
385 °C
伍子蛇
2019-01-02
下一篇: 上一篇:

这是2019年的第一个梦,有点奇怪。

我一直觉得梦中一定有一个世界,每次写文章都以自己做了一个梦开头,显得有些无趣。陆游在《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有“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很有报负的豪言,此后我以夜阑指代梦境。

忽入夜阑,我和同学以及老爹老妈一起去美国玩,同学来玩是学校安排的,我脱离组织和老爹老妈在一起。有人给我老爹寄了个东西。“快递哪有个准,万一快递没到我们却要回家了怎么办”我问道。“三点七十就到,怎么会来不及”老爹看了看手机信心满满。

我忽然心头一紧,脑海中浮现一辆大货车在公路上疾驰的画面,拐弯时车尾都被带起了弧度,脑海中大货车的画面突然变黑。我感到非常急促,给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老朋友打了个电话,但是电话的那头却不是他,一瞬间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沉默中听见那边男声说道:“你是王一帆吧”。“你怎么知道”,我感到非常惊讶,我在国外不是用自己的手机打的。“他经常提到你,他三点七十过世了……被车撞的”。

我很恍惚也不知所措,在夜阑突然不适应也无法自洽,睁开了双眼。

翻了翻身又继续睡了下去。在夜阑非常怪,有时我拥有神识可以审判世界,但也有很多时候我明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刚一闭眼,还在现实和夜阑的穿越间隙,我就一睹了此次旅途的雄伟壮阔,我站在冰面上,旁边很近是一座冰山。我很畏惧这样的场面,发动意志想改变场景却没有丝毫作用。还是那样一副景象,冰面上有个非常大的洞,洞里水深不见底且颜色非常幽暗,站在冰上就好像拿一张很薄的纸将我与未知相隔。我猜有很多人掉了下去,也有很多人好奇里面有什么,旁边的人拿着大网往外拽往外拽,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的未知让我非常恐惧,不想看却又不得不看,陆陆续续地拖出来一堆黑乎乎圆圆的东西上来……陆陆续续……陆陆续续……

Bang,我又被我的弱小赶出了夜阑。

身上略有冒汗,调整一下再次进入夜阑。这次我站在阳光下,阳光分明地勾勒出大家的线条,我喜欢这种色调,这就像可以审判世界时一样的颜色,我就代表着光。走在路上,有两个同学和我相对而行,插肩而过的瞬间其中一个人对我说“其实你在我心中还不是完美的”,突然我那份高高在上的神识突然暗淡,世界的色调也变得淡薄了一些,从阳光色慢慢变白,我说道“是的是的我知道”。突然我好像想起了什么,我同学?那我现在在哪?我突然意识到我是在美国是么?美国!

拨通电话,我希望他没事,隔了好一会儿电话那头还是那个男声,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知道我没有阻止得了。

Bang,再次睁开双眼,我再一次被赶出夜阑。

我猜我内心是不稳定的,一定是忽略了一些细节,我一定要再进入这个场景。翻身再次进入夜阑,这个场景是有个医生在我旁边,医生说他有一个仪器,可以看到在之前夜阑发生过的事情,但是看得并不太真切。我就叫他给我看,很多画面又再一次从眼前晃过,每个画面只有色块和模糊的轮廓,我那个朋友是粉色的色块,“停!”,画面定格在老爹给我说快递三点七十就到这句话上,我身边就站着这个粉色的色块。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点点广告也是支持作者哦
討論區
  1. DOUMA says:

    能在梦中拥有神识,那还是很牛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聊一聊穿越
2020-03-24 159 °C
HTML5:canvas
2020-03-22 234 °C
不是人间
2020-03-20 315 °C
被追杀
2020-03-18 266 °C
越狱 Prison Break
2020-03-16 100 °C
熱門作者
Popular author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2100 °C
街头搭讪–收集微笑 丨 信天翁
298 °C
二十五岁 丨 信天翁
145 °C
你算是什么东西 丨 陳老茂
159 °C
聊一聊穿越 丨 雜文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