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FlagList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饮中八仙

2019-09-04
陈老茂 发布在 陳老茂
1612
5min
846 °C
下一篇: 上一篇:

大学时同寝室的老五哥(龙开泉)不知犯了哪根神经,给一个屋躺了四年的八位兄弟建了个微信群,取名叫“贵师大九六中文三一九饮中八仙”。交待得很清楚,母校是贵州师范大学,我们是九六级,读的是中文系,住三一九号寝室。这像是在怀旧,又像是提醒我们,别忘了那一段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

当看到饮中八仙四字,我不禁哈哈大笑。这名字起得够浪漫,也够霸气!五哥若在面前,我定拜伏于地,三呼“五哥威武”!

九六年,远得如同上古,又近得好似昨日。

那时同寝室的八人中,分布均匀,遵义的二人,六盘水的二人,毕节的二人,铜仁的二人,也可算来自五湖四海了。“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可不仅是一句客套话,四年之中,我们确实结下了深厚的情谊,称兄道弟也不为过。

三一九,三一九,名符其实,不仅爱喝酒,而且能喝酒。没有玉盘珍羞,我们便在寝室弄个火锅。没有清酒,我们用打水的温瓶打上满满的一瓶包谷烧。没有金樽,我们把酒直接倒在饭钵里。觥筹交错,干杯声中,饭钵与饭钵碰出砰砰的声响,倒也显得粗狂豪迈。

起初我因为之前没怎么喝过酒,自然像庐陵欧阳先生那样“饮少辄醉”。兄弟们便在床边放个脚盆,倒些清水,以供我一吐为快之用。不两日,大家酒瘾来袭,我虽尚未完全复活,也勉强撑起身来,豪迈的叫着“干杯”了。

我常疑心有的人本来是不爱喝酒的,只是架不住那阵势和氛围。别人都豪气干云“会须一饮三百杯”,你便不好意思说什么不胜酒力,或者找个“更衣”的借口溜之大吉。坦白说,是兄弟们的豪情,让我心驰神往,然后心甘情愿的加入战团,无怨无悔地一醉方休,又坚韧顽强地从头再来。在基础牢固,实力雄厚的几位大仙的带领和培养下,我和毕节的元晖兄弟迅速成长,战力大增。不到半年,我们已能独当一面,虽不敢说后来居上,但也可算是得力干将了。

其他寝室的同学也有不服气的,分期分批上门挑战,每次都铩羽而归。有了他们的传扬,再加上我们的自吹,三一九在班上声名大盛,威震诸侯。此后再有客人来,已不再说踢馆二字,大家也不再比武分高下决雌雄雄。没有了剑拔弩张,多了些随心随性,主客之间,品品酒,品品人,最终品的,是那份特殊而又宝贵的同窗感情。

只是偶尔,五哥和谭乡长(谭辉)闲得无聊,会争一争谁是老大。然而只是过过嘴瘾,谁也不服谁,又不见他们二人华山论剑,真刀真枪干上一场。在我们心中,他们是领军人物,并列第一,就像梁山上的宋江和卢俊义那样。

但有一次,我们的看法彻底改变了。一天黄老邪(黄庭飞)不知中了什么邪,买了一瓶一斤装的白酒回到寝室,也不说话,仰头一口喝干,倒头便睡。也不见他翻身,也不见他起来上厕所。就那么一个姿势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又一言不发夹着书去上课。直至今日,我们也无从知晓是为了什么,或许有些事是必须深埋心底的。

从此之后,第一第二的争执再也没有出现。

二十年了,俯仰之间而已。天各一方的八位兄弟再也没有一次聚齐过。我们都成家立业了,各有各的事,各有各的烦恼与不便,当酒桌上少了一人两人时,我们没有苛求,只有或浓或淡的遗憾。

饮中八仙,饮中八仙,我不断吟咏这四个字。当年我们爱喝酒,也能喝酒,但绝非以酒度日,沉溺酒海。和平爱写文章,经常发表。三爷(张伟)和五哥读了不少书。贪玩的是我。我们四个都做了老师,除了我有误人子弟的可能外,他们三人干得都不错。

谭乡长有些官瘾,现在六枝特区政府任职。华仔(张华)和小晖也考了公务员。只有黄老邪一去十多年,不通音讯。

酒与中文,或者说中文与酒,历来密不可分。我们似乎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二十年后的今天,五哥依然用饮中八仙来为微信群命名,足见坦荡率真。

然而,八仙二字,又难说名符其实。且不说杜甫笔下的八仙如何丰神俊朗才华横溢个性十足,我们难以望其项背,单说我吧,因为身体原因,已有两年滴酒未沾。再说八人毕业之后从未聚齐,好几次聚会最终成为空谈。八仙八仙,我们可没有那么潇洒不羁,来去自如,我们的双脚,还是踩在现实坚固的大地上。

那么,便将“八仙”看做一个梦,一个完美而又缥缈的梦吧。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点点广告也是支持作者哦
討論區
  1. 追忆白 says:

    煮在回忆里的青春!

    1. 伍子蛇 says: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2. 伯正博客 says:

    看完就想起我大学那几个室友了,真真的奇葩。现在想来,还是那段时光最惬意最值得回忆。

    1. 伍子蛇 says:

      有人说,大学分配寝室的那个人,在冥冥之中决定了无数人未来最好的那些朋友是谁。
      但我与我老师以及大部分人可能不太相同,大学时光除了睡觉在寝室,其他时间都不在,回忆起来也少了很多室友间的趣闻

  3. DOUMA says:

    百川东到海,何时再干杯,现在不喝酒,将来徒伤悲。品酒,品的还是兄弟情。

    1. 伍子蛇 says:

      我干了!你随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为什么你觉得头(大脑)很重要?
2020-06-23 259 °C
自己的近况,Better man?
2020-06-10 441 °C
构建梦境的库,GoodNight.js
2020-06-06 627 °C
回顾一下刚认识叉叉的时候
2020-05-31 427 °C
最新活动
Latest events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848 °C
北京之隐 丨 陳老茂
497 °C
夜阑梦境管理局 丨 夢境
2002 °C
孤斗为博友提供logo设计服务 丨 雜文
224 °C
远方的母亲 丨 陳老茂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