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FlagList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邮箱订阅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中国式高考

150 °C
陈老茂
2019 / 09 / 15
下一篇: 上一篇:

今天上课,我给学生读了刘震云的中篇小说《塔铺》。读到高考时不禁深有同感,有一些卑劣的想法冒将出来,不吐不快。

高考了。考场就设在我的教室。但气氛大变。墙上贴满花花绿绿的标语:“遵守考场纪律”,“不准交头接耳”,“违反纪律取消考试资格”······门上贴着考试细则:进场要带准考证,发卷前要核对照片,迟到三十分钟自动取消当场考试资格······小小的教室,布了四五个老师监堂。接着是几个戴领章帽徽的警察进来。大家都憋着大气,揣着小心,心头蹦蹦乱跳。

教室外,停着几辆送考卷和准备拿考卷的公安三轮车。学校三十米外,划一条白色警戒线,有警察把守这警戒线,围着许多学生的家长,在那里焦急地等待。

这是作者笔下一九七八年的高考。我参加了一九九五和一九九六两年的高考。两千零三年,我带了第一届参加高考的学生。站在禁戒线外等待的人群中,多了我一个。近四十年过去了,高考还是这样,不过是人数更多,家长更多,警察更多,三轮车变成了小汽车,警戒线不再用画,直接拉起。变化最大的,是一个考场不再需要四五个老师监考,我们有了高度发达让人不敢蠢蠢欲动的扫描仪和监控器。

高考需要公平,监考严格一点很有必要,但总感觉咱们的高考如临大敌,气氛造得很足,还未走进考场,便先给你一个下马威,让你不由“憋着大气,揣着小心,心头蹦乱跳”。而那些企图耍点小聪明想要作奸犯科的家伙,能不掂量掂量,称称自己有几斤几两?还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为好。

曾读过一篇写西方某国考试的文章,说考试前监考老师要先讲个小笑话,让学生放松下来,有利于正常发挥。我们可不敢,可以想象,我们的监考老师应该都是面色冷峻一本正经,稍有不慎被监测到后果不堪设想,哪还敢讲个什么笑话,弄得考场欢声一片,乱成一团?

“迟到三十分钟自动取消考试资格。”这一条最他妈操蛋。高考时何等重要的人生大事,谁愿意,谁又敢轻易迟到?真的迟到了,意外或特殊原因,可以理解和包容。拿语文来说,迟到半小时,还有两小时,速度快一点也还是能做完的。就算做不完,多少得点分数,也比“自动取消考试资格”强。十几年寒窗辛苦,就因迟到三十分钟而前功尽弃毁于一旦,岂不免哉枉也!

而对某些特殊的考生,我们又相当善解人意,体现出我大中华的厚道仁慈。某学生因病或因车祸错过了高考,便在他能考的时候专门安排一间考场,两个监考老师。一个人的高考,这待遇这场景令人唏嘘而又感动。我迟到三十分钟就取消考试资格,他迟到了十天半月甚至更长时间还能补考。同样是苦读了十多年的学子,做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公平何在?天理何在? 作为老师,我只能鼓励学生认真学习,做好准备,高考时健健康康,顺顺利利,不出什么乱子。如此,则诸生幸甚,家长幸甚!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点点广告也是支持作者哦
討論區
  1. 伍子蛇 says:

    “迟到三十分钟自动取消考试资格。”这一条确实最他妈操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RGB颅内成像
2019-12-03 223 °C
I am Joker
2019-11-25 69 °C
且和
2019-11-21 100 °C
夜阑梦境管理局
2019-11-14 60 °C
三种人
2019-11-12 59 °C
熱門作者
Popular author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176 °C
老喜漫谈 丨 陳老茂
364 °C
我们都是程序,这个世界是假的 丨 优选夢境
914 °C
毁灭爱情 丨 電臺
289 °C
破碎 丨 信天翁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