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奥伊米亚康「沪蓉」

5个月1天前
伍子蛇 发布在 信天翁, 遊記
4785
12min
1421 °C

为什么题目是奥伊米亚康,因为这个地方是北半球最冷的地方之一。两百多公里70个小时的路程,让我觉得我和媳妇儿这辈子以后很难再遇到这样让人没有任何解决办法且被困住3天的事了。事后我和媳妇儿说我会做一个奖杯放在家里,如果以后遇到困难,我们再来回看一下人生中的这70个小时,会有什么事是我们过不去的?

题目说明

这个故事背景很简单,故事上接《十四年后再来上海》,我从上海回到宜昌,来宜昌的核心目的就是陪媳妇儿一起把车开回武汉,在宜昌的第二天准备出发,又风雪临近,走着国道省道绕了一圈决定不开车坐下一天的高铁,到了第三天高铁却晚点未定,最终开车走高速回武汉的故事。

……

“我们最好还是开车回去,要不然来年还要花一天时间过来取车,开年我时间太赶了,我不放心之后你一个人开车回”……“安全最重要,今晚下大雪了,明天我们坐高铁,我订好票了,车之后再说总有时间”……“高铁晚点了,晚点时间也未定,我看了导航,走高速6个小时就能到家,问题不大”……“我们下午点再出发吧,温度高一些应该比较好,今天晚上不下雪,后天又开始暴雪了,今天是最好且唯一的开车回家的机会”……“我又看到了导航,7个小时,也差不多”……“我们出发吧”

以上全是我说过的话

就这样我们出发了。

拿上行囊,带上我媳妇儿父母的爱启程。走了两三个小时绕了一圈终于走到可以上高速的口子。其实这整个旅程的中间细节我已经不记得,我PTSD了,缓了差不多一周才好,应该是大脑的保护机制让我忘了很多的细节。我只说一些我心中还抱有的时间线吧。

“预计7个小时抵达目的地”,这是刚上高速的我看到的信息,咬咬牙没问题,我之前在春节期间也开过8个小时的这段路。

从下午3点出发,中途有一个服务区没下,我心想赶紧趁现在不堵抓紧多跑跑能早点到。过了服务区并没有半个小时就堵上了,水泄不通,大家在导航的聊天群里一起打气,有的人走出去前面看情况。有兄弟步行1.5公里带着铁锹去前方帮忙。

一转眼就到了夜晚,我时常出来走走看和大家聊聊天。夜晚非常寂静,旁边车道川流不息我们全部熄灯休息。

后车哥们在半夜和我说要不兄弟你往前开一点,我绕着上应急车道了。我劝他还是别吧,应急车道上起码20厘米的雪,安全最重要。他说不知道在这会等多久,想回家了。他出发后我在应急车道左右观望,看到一个车队从应急车道驶来停在了我旁边,我上前想问问有什么能帮忙的,他的防滑链要脱落了需要一个老虎钳,我车里啥也没有只能给他打气且询问周边的人。

——“继续出发,防滑链还能用,兄弟你跟在我们车队后面没事,我们在前面压路。”

我从来没走过应急车道,之前甚至看见有人走应急通道都想吐口唾沫。但这次我还是跟上了,他们要在前面的口子下省道。“没有防滑链的最好还是别下省道了,我从省道上的高速,我知道那边的路有多难开,安全第一兄弟们”,我和大家说道。走过了刚才的拥堵点,是为什么拥堵呢,其实就是最前面的两个大车司机睡了,后面车也都跟着睡了,也不怪他们。

我没下省道,我下了最近的服务区,和媳妇儿吃了今天的第一顿,然后就在车上休息了。下去的时候两三点,油车的暖风在晚上停着车发动机开着并不舒服,也有一氧化碳中毒的可能,也会让人很闷。到六点过我就又开始行程。我心想现在还早,咬咬牙,下午就到家了。

不到二十分钟吧,继续堵,依旧水泄不通,我走在应急车道上,最后应急车道都堵了,我赶紧回到主道,生怕后方会有救援车因为我耽误了生命线。一晃眼就到了下午。这时候已经很疲惫了,但还是想回家,已经赶不上了之前规划的时间,从武汉回家的计划了,取消了票。

观望了一下应急车道,没有车拥堵一切通畅,我又继续上了应急车道。但这次和之前感觉都不一样了。之前车也会打滑但都在我的掌控中,现在的打滑会让我感受得特别明显,10码20码的速度都依然让我险些撞向防护栏,这个时候我知道不能踩刹车,踩刹车或者油门都会立刻打滑,但我没有办法我只能在我还可控的时候把车刹停,一个小甩尾,停下来,再继续启动。连续的四五次打滑直接让我心态崩塌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时刻关注着前后以及右边的所有情况,后方有应急车过来了,我要赶紧让开,但是打滑着以及旁边没有空位,让我咋都让不开,媳妇儿不断在旁边安慰我,我深呼吸调整自己的心态,一步一滑一步一停地踟蹰着,后面的车在骂我“开不了就别开”,我说“你别骂了,我知道,我在尽可能快地开到旁边。”

我的心态崩了。

走到了边上我还是控制不住的颤抖,媳妇儿说:“你闭上眼睛休息会儿,能动了我再叫你”。我知道我心态不对了。

我的车是全时四驱的SUV,那些两驱的小车都能走我的车一定能,只是我心态崩了,我开不了了。媳妇儿用小毯子把我包住,我深呼吸几口,看着前后以及右边夹击的半挂大车,在惶恐中还是强硬地睡着了。睡了不到30分钟,我醒了,我想看下周围的情况,还是一样水泄不通。我需要出来走走,这就像我之前创业路演的时候我要在舞台上走走,熟悉环境能让人心态平和。我四处走了走,犹豫再三是否还继续走上应急车道呢,我心里已经有心魔了,但我想带着媳妇儿离开这个让人崩溃的地方,哪怕是下个服务区,我们车不要了都行。我反反复复绕着圈走,这是我的舞台这是我的舞台不要紧张不要不安,和路演一样,把心态放好把心态放好。绕了很长一段时间回到车上,“阿宝要不我试试,如果打滑我就立刻退回来回到我们现在这里,没事”。我媳妇儿不想让我继续上应急车道的,她见过我崩溃。她在这条路上也很难受我知道。最终我说服了她,我去试试。正准备走,后方的一个大挂车启动上来把我可以拐出去的路给堵上了。

我下车问这个大挂司机:“哥,您上来的目的是为了不让我走应急么。”

大挂司机:“不是,我刚刚那个位置是个弯,我上前一步也是为了给大家更多的空间,更安全一些,也怕小车不小心撞过来,如果你要走应急我给你让路”。

我:“你的感觉呢,现在的情况我可以走应急车道么”。

大挂司机:“我不建议走,一是现在天黑了,二是很多雪现在结冰了,不安全”。

我:“谢谢您帮我做了决定”

大挂司机:“但你现在在两个大车之间也不安全,你打滑了如果停下来,大车离得近的话没有办法刹下来车”。

……

我们聊天间很多附近的车主也都下来聊天了。有个大哥说:“堵着真不方便,想方便一下都不方便”。我接话:“我们男生,除了第一次在路边方便会有些羞耻,第二次就很方便了”。“哈哈哈哈哈”。

我继续说:“瑞雪兆丰年,24年咱们先吃苦,后面都是甜”。

回到车上小憩,过了半个小时或者几个小时,我对时间已经模糊了,车开始动了。没开两步又继续水泄不通,刚才的大挂司机已经开到了我后面,离我远远的停着。

我又下车走走,活动一下。

或许是大挂司机看出了我的焦虑,他过来和我说:“没事,我在你后面,我离你远,有任何打滑或怎样都会等你处理好,没事”。

我们又聊了很多,他是北方人,聊到他买这个车,这是买了这个车的第一年,也贷着款,也想让生活更好,一趟开下来大概能赚多少钱,这次拉了3批货,这趟送到了之后年前还会继续开。聊当时救援武汉疫情他也来了,聊家里人在等着自己回家过年,谁又愿意在外奔波。

这样的天气在零下的外面聊不了太久,不一会儿大家又回到车里,媳妇儿说:“给那个大挂司机一些饼干,他可能吃的也不多了,也都堵了好几天了”。我下车递上手能抓下的饼干,他不要,我说这是我媳妇儿的心意,必须要要。

小憩。

又通畅了,抓紧向前开,有一个坡,后面已经不是刚才的大挂司机,被很多大车插了进来,后面的大车离我很近,并且不断加速,不断按喇叭,不断闪双闪,就是想让我让开。大货车能给到的压力是很大的,尤其在这样一个打滑的路上,我只能换到另外一条道,走了两步我就看到另外一条道是死路。我只能停下来,不能变回去和大车抢道,大车是停不下来的我知道。一辆辆大车从身边过去,我动弹不得且这里很危险。这时候大挂车司机来了,我看到他了,他给我按了喇叭和我示意,并且明显把速度降了下来,给了我很大的空间,甚至他速度低到随时可以停下来,他给了我足够的空间和时间换到正确的道上,我心中万分感激。

之后的路上,他一直在我后面为我保驾护航,有人想超他的时候他都鸣笛加速不让任何车超过。但还是有大车非要超,无视大挂司机的任何举动还是超了过来。被超后,大挂司机很短暂地鸣了一声笛,我知道,这是道别。我很后悔当时全神贯注处理打滑路面的我没有回馈鸣一个笛和他告别。

大挂司机应该年纪比我小的,依然我叫他一声哥,他起码给了我50公里的精神力量勇往直前。

……

很快又要到晚上了,我在一个看起来闸道没有那么多冰的服务区下去了,吃了第二天的第一顿饭。

媳妇儿其实不愿走了,希望我们还和第一天一样,在车上休息休息再走。

吃过饭没多久,我看了看导航,3个小时,咬咬牙今晚就可以回家了,又继续踏上行程。

牙不是用来咬的,出了服务区不到2公里又开始水泄不通,这是出行的第三个晚上了,继续着几个小时挪一点几个小时挪一点睡不了整觉也开不好车的状态,依然在大车间求生存,期间的心态不断处于崩溃又自我修复又崩溃又修复的状态。还好有媳妇儿在旁边给我打气,是我一路的精神力量,我知道媳妇儿也是提着一口气的,她同样很难受。我们互相鼓励。

就这样踟蹰着到了天亮。马上就可以下高速了,我看着导航上剩下的每一个桥,每过一个都像渡了一个劫,我精神力高度集中,每时每刻我都关注着自己和前后车的车距,是否有人超车,是否打滑,打滑的时候应该如何处理。反正就是没有了一点点脑子思考除了开车外的任何事,没有不打滑的时候,只分轻重,要判断什么时候会很打滑,在这快来到的时候就松油门,平稳度过,我也切换成了平时很少用的手动挡D1/D2。

还有3个桥,擦掉手上的汗;还有2个桥,擦掉手上的汗;还有最后一个桥,擦掉手上的汗。看到高速下路闸道的时候感觉终于可以好好喘口气了,集中着最后一丝精神全神贯注开着。没想到媳妇儿告诉我我们走下一个口子下,这个口子下去还要走省道,离武汉还远。

这是事实,但这就让我一下心态很差了,就好像计算好了到厕所的距离,只要跑过去就可以立刻尿出来,我都已经要尿出来了却得知这个厕所不能上,要抓紧憋回去。飞速调整心态,还好前面又出现了堵的路。我立刻闭上眼,让媳妇给我毯子把我裹起来,我要尽可能快速睡着,哪怕只睡一秒,我需要用睡眠调整心态,我已经没有办法考意志力调整了。

遂我愿,我确实睡着了,也就是十来分钟。我又恢复了现在身体可以给我的饱满状态。

最后的几公里,开了四五个小时。依然惊险不断,我就不赘述了。在还有1.5公里下高速的时候又堵了几个小时,大家还是下来聊天,我和大家说:“家里人都在等着我们,我们慢一点,马上就下路了都不要急,安全第一”。下了闸道我才出了一口气。但我和媳妇儿说:“行百里者半九十”,刚才我也可以节约几个小时走应急下路,我不想都要到家门口了还要尿裤子,我要忍住,我要的是安全。

从沪蓉换到了京港澳高速,京港澳会走到武汉绕城高速,也就是到武汉了。

京港澳高速在清雪,我走在清雪的头上,也就是一边清一边走,这个时候我终于把心放下来了。虽然速度只有三四十或者二十。没事,这就叫路虽远行则将至。还没把心放下多少,就有很多车想从两边走应急车道超越了。前方是两个铲雪车,后方一个救援车,又从后面赶来一辆警车。应急车看到有人从应急车道想要超越就赶紧过去把他拦住让其走回清过雪的路上。哪怕是这样,还是无法完全阻绝。直到后方的警车更上后情况才有了些许好转。

我坚定地不让任何车从我这一侧超过去,任何人都不要再在此刻给政府添麻烦了。慢慢地后面的奥迪也读懂了这个意思,他交错空出一个车位走到右边车道让右边的车也不要去超车。

走过京港澳走过绕城高速进入武汉了,交了高速费(是谁说的高速因为这次天灾免费了?是谁?),我还是和媳妇儿说那句话:“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要到家了越要保持高度的注意力。

终于终于到家了,直到我把车停到地下车库把车熄火我才真的喘出了那一口气。

在车上,我和媳妇儿相拥哭泣。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信天翁, 遊記

作者 : 伍子蛇

留言 : 2 条 »

写于 : 2024年02月15日     下午6:40

討論區
  1. 蓝河说道:

    安全抵达就好,出门在外,未曾谋面的陌生人让人感到温暖

    1. 伍子蛇说道:

      莫大的福分,传递爱收获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爱在三部曲》
1星期前 47 °C
做自己的样子真的很酷
1星期前 145 °C
To be better man plan
3星期前
为什么爱写又不爱写
4星期前 205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4077 °C
申请美签|个人记录|攻略 丨 雜文
4955 °C
生活是不是很难? 丨 信天翁
1854 °C
三分钟 丨 陳老茂
600 °C
随便写写 丨 信天翁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