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为什么爱写又不爱写

29天前
伍子蛇 发布在 信天翁
1866
5min
206 °C

为什么我有段时间好像感觉特别浓,夜晚我也想找一下天上是不是有月亮。人类都很恋痛,具体表现在舔口腔溃疡,摁淤青,和一遍遍回味某些瞬间。但对于我来说不是了,再有什么感觉也经不起穿过时间长河拿出来嗅太多次,一首自己创作的歌不希望满街满巷地放,曲高才会和寡。文字是不受时间空间影响的,黑夜中你在和自己对话,我说过性感的人能带你去自由的地方。我的博客我也不再主动和任何博友圈互动了,很长时间写的文字都没有人留下痕迹,这对我来说确实不重要,低质量的评论不如不评。

写文字永远是取悦自己的,还有三两知己足矣。


玫瑰的花语不该是爱情和浪漫,该是自由和热情。

有一天我在夜深人静和亦师亦友的老茂发了很多消息,其中包括:

snake wu say:

老茂,刚才我突然悲从中来,我进入了入定的状态,想起了好多事,却发现每件事中间的联系断了。

snake wu say:

就很难受,我忘记了我是什么时候写的日记,一直的印象中应该是老茂让我们写的,但是刚才又产生了恍惚,这种重要的东西怎么能记不清呢?我想到了我初中的语文老师,他也很好,他夸我写的字有“金石之气”,在我读书那会儿他就已经是个小老头了,彭老师。我突然感觉也好想他,简单算了下4年高中,高中毕业距今12年。不知道彭老师的生命是否走过了着16个年头我还有没有机会再见一眼彭老师,就好悲伤。

snake wu say:

刚才我给自己写了个备忘:我要写日记,证明我活着。

snake wu say:

好好生活每一天。

snake wu say:

记忆会骗人,高考是我十几年的梦魇,做了十几年这个噩梦,那个时候我在追寻爱情的时候某天去了她楼下,她没有下来,我和她发短信“我累了,我不想追你了”,我回家哭了,她含着哭腔和我打了个电话,我忍着眼泪说“太晚了,明天再说”,而后没多久她发来一条短信“说出来可能会被你看不起,但我还是必须要说,我后悔了”。我不记得这句原话了,我为了保留这条短信,连那个手机都一直留到现在,还多配了一块电池之后再用。这是很清晰的记忆。

snake wu say:

那么我那一次一定不是第一次去她家楼下,之前几次我们做了什么呢?我也有印象我们从我家楼下路过一起散步,我们以前会经常散步么,我第一次高考失败,你来找过我,我们发生了什么?第一次高考结束我们在一起了么,第二次高考结束我们又如何再一次在一起了呢?那个假期又发生了什么呢?

snake wu say:

我都忘了,感觉像被时间抛弃了。


有些人活得很酷,可以很坦然说出一句:“我不记得了”。

我会想问一些朋友,年轻的时候我是怎样的,说一说当时你心中的我。有些人在我发过去一张老照片之后会立刻回一张我的老照片,也不用再说其他话,不用说我为什么突然和你发照片,这让我知道时光我们都有好好保存,有人一起回忆挺好的,如果我一个人写好像只有我有笔,偶尔感觉很凉薄。

无所谓也有所谓。

但他妈我怎么可以把自己的故事忘了呢,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是黑格尔说的列宁也引用。十年前的故事是什么意思,十年到底有多久,十年的长度是初中高中大学加起来的总和。记不太清了,但不好意思我有时光机,高中我是每天写日记的,只不过我从来没有回头看过,我也送出过一本几万字的时光机,起码可以回到十年前的某一年,在十来年前我从来没想过那个东西是时光机。那就没人可以篡改回忆了,真好,对么。其实那本时光机很有趣的,我还夹杂了一些暗号,例如某一页的第一个字+某一页的最后一个字+……会组成一个句子,我发一个密码出来,你去解。哈哈,重没使用过这些密码,但想想还挺有趣。

我希望你记得我,然后爱别人。

Just miss me once in a while.

我早已不是小男孩,我还是喜欢至尊宝但不是装深情,我能在世间沉浮也舔过血,我不愿渡时间的劫,我想我能在一些夜深人静重温年少懵懂,再回头品品自己拍过的老电影,也给自己力量。

但其实我也想成为一个很酷的人。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信天翁

作者 : 伍子蛇

留言 : 4 条 »

写于 : 2024年06月17日     下午2:54

討論區
  1. wu先生说道:

    写或者不写,不都是孤斗吗?哈哈。

    1. 伍子蛇说道:

      哈哈,确实如此,孤斗是我对这段旅程的一个隐喻,不管有没有观众,写作都是一种与自我的对话和探讨。

  2. 陈海鑫说道:

    不记得的事情就是没有😁只有一个人记得的事情就像泡沫越吹越大,最后啪的破灭,什么也没有,除了空虚。关于加密那个事情想到小学时候某个数学杂志了,挺有年代感。

    1. 伍子蛇说道:

      是呀,回忆要是相互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爱在三部曲》
1星期前 47 °C
做自己的样子真的很酷
1星期前 146 °C
To be better man plan
3星期前
为什么爱写又不爱写
4星期前 206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4671 °C
久违的少年感 丨 夢境
3987 °C
刀叉 丨 菜谱 丨 爱与美食 丨 信天翁
6752 °C
浅谈二八定律 丨 雜文
1302 °C
享受经济舱 丨 信天翁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