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邮箱订阅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做自己的样子真的很酷

13天前
伍子蛇 发布在 信天翁
1241
4min
147 °C
下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发现很久自己都没有写一些对世界的看法等等向外的文章,都在向内求。我怀念我在拥挤的火车上盘腿坐地上读瓦尔登湖的时候,在飞机上读报纸写到美国呼吁中国应该干预巴以冲突时候在报纸上的写写画画,最近没读啥书也让人觉得很空荡,但其实也读了,没有读得很开心。

以前看了一个短视频合集叫做《三十而立》,80后第一批到达30岁的人采访当年的朋友,包括玩乐队的,校花,小镇做题家,篮球队队长,摄影师,玩艺术的……我买了他的书以表支持,就像支持自己一样。我喜欢这样的事,回顾时间,记录现在,展望未来。那本书叫做《我们生来热烈而自由》,读后在书本中勾写得不多,我觉得我也能写也不会比他弱,反正我的博客也都是自说自话。这种书简单明了,不用思考太多,也没太多好思考的,我不喜欢路遥就是因为他写的文字太白了,不要在文字中讲道理,说破浅薄也并不深邃,这是我才深刻理悟的一句话。

最近也翻了下《开悟者眼中的生命真相》一个美国人写的,中心内容是宇宙不是世界的所有,不存在时间空间因果,一切的最终的源头是意识。有趣是有趣的,但又好比《爱在》里面杰西说以前的地球没有这么多人的,如果我们的灵魂是永恒的,那么是我们继承了先辈的灵魂么?我们是他们灵魂的一部分么?世界本来就该是唯心的,你相信的一切才是你的世界,也不用对这个世界思考到太多有边界的地方。

所以还是得向内对吧,那句话莫向外求。

所以呢,我是我的,我做过的任何事和在做的事和以后做的事都能找我负责,我也能接受当我和一个兄弟有矛盾过了几年之后我说出,“我以为……,因为你是XXX,我是XXX”,他回了一句:“该干嘛干嘛”。我不后悔我的直言,我只希望你是真的无所谓了那也很酷。

也有朋友和我聊天说道:“我觉得不记得的说明不重要,我把别人忘了都很理直气壮的”,至少我不是那个被忘的人,你都还记得我在十多年前给你起的外号,在人生旅途中没有太多人长时间陪着自己,多数的交往也不过三年,都很难到五载。

有一天我看着QQ空间尘封已久的说说,那像我写的日记一样,那时候我处于一种不会爱的状态,我只享受和不同的女生一起看电影吃饭打电话以及出去玩,我朋友都不敢相信那个时候会有女生给我打电话和我讲睡前故事,但几乎不做任何越界的事,几乎这两个字用得好,荷尔蒙确实分泌得很多但不会爱。活得很自我很开心,敢做敢写是知行合一的浅显表象吧,再隔十年这些故事又谁在乎,很多人都完全忘记了十年前的自己在我看来是蛮可悲的。翻到了一个男生,初中同学,也总评论我的说说,我那个自恋且无所谓的状态还是有那么点有趣,连续看了好多自己的说说,随着时间走。那个男生在大学毕业不久就跳楼了,发了个朋友圈再见后二十多楼一跃而下,世界早就没有了他,但他在我的生命里好好活过,我记得。

我还是我,我做我自己,生命的长短我拿不透,我只希望会有人回忆到我,就好像十年前的我可能确切已经死了,我笔下的十年前的故事也都无人可以再次取代包括现在的你,十年前的我们都一起死了。在任何时间有人回顾我,我都希望我是炙热的,也曾在彼此的人生中划过一道光。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信天翁

作者 : 伍子蛇

留言 : 2 条 »

写于 : 2024年07月03日     下午8:11

討論區
  1. 拾一说道:

    你好,我很感兴趣那部短剧很想知道在哪个平台可以看到

    1. 伍子蛇说道:

      他本名叫李程远,在我记忆中抖音的名字叫:李程远不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爱在三部曲》
1星期前 47 °C
做自己的样子真的很酷
1星期前 147 °C
To be better man plan
3星期前
为什么爱写又不爱写
4星期前 206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6752 °C
浅谈二八定律 丨 雜文
8576 °C
怀旧 丨 红白机 丨 儿时的欢乐 丨 雜文
11296 °C
RGB颅内成像 丨 雜文
4955 °C
生活是不是很难? 丨 信天翁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