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前后赤壁

2018-11-19
陈老茂 发布在 陳老茂
1489
4min
1009 °C
下一篇: 上一篇:
东坡先生的赤壁二赋,堪称千古雄文奇文,非大师不能作也。每读一遍,就愈加钦佩大师绝妙的文辞和绝高的境界。 二赋之中,依在下愚见,以后赋为最高。 前《赤壁赋》,写皓月当空,画面开阔,飘飘欲仙,开怀畅饮,纵情歌唱。一个客人吹箫伴奏,箫声悲凉凄婉。东坡先生问其故,客曰功业难成,人生苦短。先生便开导一番,以水月说事,说明变与不变的道理,引出物各有主,非则莫取的思想,再循循善诱,教诲客人和他一起,畅享明月清风。最后大家都转悲为喜,大醉而眠,“相与枕籍乎舟中,不知东方之既白”。 此赋大开大合,文采飞扬,如长江大河由九天奔涌而来,有不可羁勒之势。其文也雄,其境也高,非常适合朗诵。每次讲这一课,我都愿意花一两节课时间,带着学生在朗读中去品味东坡先生其文其人的独特风采和魅力。好书不厌看还读,益友何妨去复来。《前赤壁赋》这样的文章,正是让人百读不厌的好书和百来不厌的益友啊。 然而前《赤壁赋》又难称完美。我纳闷,或者说疑心,那个吹箫之客可能是有的,但“明月星稀,乌鹊南飞…”那番话是不是他说的呢?当然,苏子的朋友中,怕是有不少的鸿儒大家吧,能说出这一番话来,也在情理之中。 主客问答的形式古文中较为常见。为了行文需要,假想出一个客来也不无可能。欧阳修的《秋声赋》里写一个童子和他对话,那个童子是不是真有,也不得而知。关键在于,童子也好,吹箫之客也好,他们在文章中的出现,能衬托出主人的博大精深,道高一筹。客人“托遗响于悲风”,苏子能令其“喜而笑”,做人家的导师,解决了人家的苦闷,是很有成就感的。童子囿于见识,哪能跟欧阳先生谈秋声这么玄而又玄的东西呢,听完欧阳先生的一番高论,怕是惘然得很,无法对答,或许也早就困得不行了,只得“垂头就睡”,留下欧阳先生一个人好生寂寞啊,“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予之叹息”。可见大师大思想家们站得太高,也难免有孤寂的时候。不过越寂寞,越能彰显他们的莫测高深。 前赋中,苏子的智者和导师的形象过于突出。当然,像他那样的大思想家大文豪,要做天下人的导师也未为不可,毕竟他功力深厚,自可居高临下,傲视群雄,俾睨众生。 但是自己夸耀自己很厉害,高人一等,终究不是最高境界。用今天时髦的话来说,就是有刷存在感和装逼的嫌疑。 后赋则不同。文采依旧,但除了登山一段稍微铺排以外,较于前赋要精炼的多,且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十月之望,明月在天,可谓良辰美景。然虽有客,又无酒无肴。客有鱼,妇有酒,主客携酒与鱼,复游于赤壁之下。山川与三月之前大相径庭,几不可复识。游兴正浓,苏子聊发少年狂,开始登山。登到一定高度后,仰天长啸,山谷草木震动回应,心生恐惧回到小船,纵一苇之所如,听其所止而休。快到半夜,孤鹤飞掠小船,向西而去。客人散去,苏子回家睡觉,梦见一道士飘然而来,疑为孤鹤所化。惊醒之后开门寻找,道士已杳无踪迹。纵观全文,通篇只是叙事写景,如客人对鱼的描绘: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得鱼的时间、方式和鱼的形状都交代得很清楚,画面感极强。又如妻子的回答: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酒的多少、藏酒的时间和目的一一道来。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的形象,寥寥数语间便鲜活于纸上。绝无一字一句谈到人生感悟,也不讲什么大道理,不显摆什么大智慧,但字里行间流淌出来的潇洒自在随性随心,丝毫不逊于前赋。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盖谓此也。 赤壁二赋,均仙气十足,读之似要跟着坡翁羽化而去。然前赋浓墨重彩居高临下,痕迹太重,格调虽也不低,终不如后赋反璞归真,于轻描淡写间传递出极高的人生境界。 大乐必易,大文却难易。东坡先生写后赤壁赋,其举重若轻的从容自如,或可为文学家和文学爱好者努力的方向。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陳老茂

作者 : 陈老茂

留言 : 没有留言 »

写于 : 2018年11月19日    下午5:13

討論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做梦是有禁忌的
2022-06-26 36 °C
童年的力量
2022-06-22 268 °C
你要能识破梦
2022-05-25 418 °C
人是靠灵魂而活的
2022-04-25 502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2266 °C
红线里被软禁的红 丨 夢境
2229 °C
我颤抖的时候不一定是因为冷 丨 信天翁
2757 °C
乡下人 丨 陳老茂
3654 °C
重启21年 丨 夢境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