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岁月已经沉箱

2018-12-04
伍子蛇 发布在 夢境
933
3min
1086 °C
下一篇: 上一篇:

在梦中很有趣,你可以看到很多神奇的东西,并在看到的瞬间给自己植入记忆并告知自己之前不小心忘记了。

在故事开始前,我梦到一句话没有来由:岁月已经沉箱。就胡乱作为标题吧。

故事的整体色调依然复古棕褐。

阿绿和阿黑

我看到一只乌龟在地上躲避着另一只乌龟,在躲避的那只乌龟就叫他阿绿吧,另外那只叫阿黑。

阿绿没有视觉,只能向左向右地踟蹰着不会向前和向后,就像小时候玩的雷霆战机,左右躲避着上面过来的各种障碍。我一直觉得他心理是不健康的,他理应正面面对各种艰难险阻哪怕头破血流,才能彰显不与世俗丑恶苟且,因为怯懦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但阿绿是我的所以他可以永生。

我为了让他走出自己的内心恐惧克服懦弱,阿黑每次想进攻他一次我就打阿黑一拳,哪怕他不想进攻阿绿了我还在一直一直打,大概打了十来拳,我看不惯阿黑的嘴脸。阿黑被打得有一种想吐却吐不出的样子,看起来难受极了。我把阿绿放到阿黑的旁边,用阿绿的头挨着阿黑的头。阿绿一口咬住了阿黑头上的皮,阿绿一甩阿黑血肉纷飞。咬了两口,阿黑竟然褪去外壳就从壳里跑了,进了床底,阿绿紧紧跟了进去。
阿黑跑的那瞬间我突然感到害怕,触动到了我内心的恐惧。为什么恐惧,有四个点。

一是我从未见过阿绿会攻击,他仿佛一直在表演自己的软弱适机而动,并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温厚老实,谁又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看不见呢,他要置阿黑于死地,如果内心有颜色,阿绿的颜色不会太好看。

二是阿黑居然可以褪去外壳,乌龟褪壳?这是我不曾料想的未知,或许他也本不是乌龟吧。

三是他们跑到了床底下,床底下是黑暗的代名词,我无法确定他们对我的意图,有种不确定的不安,我无处躲藏。

四是他们两个不知道跑哪去了,很怕有一只死相很难看也怕什么时候他们跑到床上,攻占我的舒适圈,也怕他们两个就这样消失待我忘记再什么时候突然出现。

想着想着发现床周边有很多虫子,有蚂蚱、蟋蟀等等。有一只一直想飞到床上,他一飞起来我就用手把他扇下去。扇了几次发现是一只螳螂,又怕他会抱住我的手,顺手在床头拿了一个好大的透明拍子打他,这时发现他变得好大,有脸盆那么大。他和我对视,隔着我手上挡在我们中间的透明拍子。他左右晃动一直想直袭要害打我脸,我想把他赶走,但就是用不上一点力气。

使尽全力挥动拍子,睁开了双眼。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夢境

作者 : 伍子蛇

留言 : 1 条 »

写于 : 2018年12月04日    下午12:38

討論區
  1. DOUMA说道:

    很佩服你对色彩的感受,很多梦都可以有一个色彩基调,不愧是做艺术的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做梦是有禁忌的
2022-06-26 48 °C
童年的力量
2022-06-22 277 °C
你要能识破梦
2022-05-25 436 °C
人是靠灵魂而活的
2022-04-25 514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2596 °C
刀叉 丨 菜谱 丨 爱与美食 丨 信天翁
7369 °C
教你:一天入门写网页 丨 雜文
3469 °C
刀叉 丨 明信片 丨 信天翁
1265 °C
快餐 丨 陳老茂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