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手機訪問
街坊 · 留言 關於我 小遊戲
为了更好的体验请切换为竖屏
回到顶部
分享页面
生成海报
今日访问
×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正在创建海报

我的童年

2019-02-21
陈老茂 发布在 陳老茂
1266
4min
835 °C
下一篇: 上一篇:
早晨上课,我让同学们讲故事。一个同学说起小时候偷瓜的经历,绘声绘色,手舞足蹈,颇具感染力。 我忽然想,我的小时候我的童年是什么样子的呢?很遗憾,想了半天,竟想不起什么来,几乎是一片空白。 小时候,同龄的孩子们春天放风筝,自己动手,弄几根竹条,糊上两页旧课本,一个简约的瓦片风筝就做成了。他们在山野中纵情奔跑,欢声不绝。不知为何,我不想放风筝,也就不愿做风筝,更谈不上提着风筝去奔跑了。 “结伴儿童裤褶红,手提线索问天公。人人夸称春来早,欠我风筝五丈风。”春日已至,但风力尚弱,早已做好风筝的儿童颇为不耐。 我似乎就没有这样的烦恼。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那活泼调皮的儿童们,怕是人在学堂,心早已飞到风筝那里去了。熬啊熬啊,熬到放学,绝不会闲庭信步,定是怀着激动亢奋的心情,快马如飞,三两步冲到家,也不管作业做完与否,赶紧提上心爱的风筝,找块空旷之地,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了。 我当然也没有这样的快乐。 三十多岁了,才第一次买了风筝,带儿子去学校旁边的山坡上去放。瞧,我们连做风筝的环节都省去了,方便倒是方便,却也省去了儿子创造的快乐啊。风筝飞起来,越飞越高。儿子兴奋了几分钟,就找小虫玩去了,风筝的线索,还是提在我的手里。 那就我来放吧。不过,少年听雨中年听雨的况味大不相同,童年放风筝和中年放风筝有没有区别,我就不得而知了。 小时候,同龄的孩子们还玩纸板(赌博的启蒙),跳板格,捡石子,打鸡毛(几根鸡毛插在小竹筒里,用木板击打竹筒,竹筒飞高又落下,再击打又飞高),这些都是常见的玩法了。可我既不爱玩,也不爱看。男孩们还爱玩玻璃蛋子,玩到天黑还恋恋不舍。基因有时管用,我不爱风筝,儿子也不太喜欢。有时也无用,我不爱玻璃蛋子,儿子偏偏爱得深沉,没有玩伴时,便叫我陪他。我也只得放低身段,蹲在地上极笨拙地弹啊弹啊。然而没多久,儿子正不亦乐乎呢,我却兴味索然,找个借口不玩了。儿子一声长叹,嘟囔着说什么不陪儿子玩的爸爸不是好爸爸。 小时候,同龄的孩子中,胆子大些的边去掏鸟蛋,捅马蜂窝,还有游泳。我从未掏过鸟蛋,更不敢去捅马蜂窝,实在不算个勇敢的孩子。水我还是喜欢的,只不过是站在浅水区,搓一搓,泡一泡,仅此而已。直至今日,我连最基本的狗刨式都不会。 至于偷桃偷李,偷玉米偷西瓜,我可以理直气壮的说,我从未偷过。我也可以不无遗憾地说,我从未偷过。小时候的家教并非很严,而偷个把桃掰个把玉米,老实说也不是什么弥天大罪。不知道为何,我就是那么乖,不惹祸不乱来,成绩也不错,还会洗衣扫地做饭刷碗。乖是够乖的,差那么一点巧。乖而不巧,就不太可爱了。 我的童年,过于平静,因而平淡平庸,因而无滋无味,因而无从回忆。还好,如此苍白的童年,也未给身心带来多大影响。只是今早学生说起童年偷瓜的事,让我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我的童年最大的遗憾或者说空白,就是没有偷过东西。而没有偷过东西的童年,大约的确还不能称为童年。 如果能重新拥有一次童年,我会把它过得尽量像童年的样子。至少,我要试着去偷偷玉米或西瓜,哪怕就只一次。 当然,一次就好。
送TA咖啡
- 请作者喝一杯咖啡吧!速溶的也可以 -
再不济留个言吧

文章分类 : 陳老茂

作者 : 陈老茂

留言 : 没有留言 »

写于 : 2019年02月21日    上午10:41

討論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
+
=
取消
發送
最新文章
Latest articles
做梦是有禁忌的
2022-06-26 48 °C
童年的力量
2022-06-22 277 °C
你要能识破梦
2022-05-25 436 °C
人是靠灵魂而活的
2022-04-25 515 °C
随机推送 / Random push
515 °C
人是靠灵魂而活的 丨 夢境
936 °C
父亲上大学 丨 陳老茂
3301 °C
续写那些年 丨 信天翁
2172 °C
红包与苹果 丨 陳老茂
×
当前选择的是支付宝